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腿叉大点宝贝帅哥要进来

竟然怀疑我秦受的能力,“放心吧。”


秦受看着她那全身上下的艳色,开动!


他缓缓蹲下身,伸手将她扶躺平。


这是校长的老婆,他不敢乱来。再加上这个女人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他更是小心翼翼。


在为她按摩腰部的时候,先征得了同意。


秦受把自己的才学都拿出来,丝毫不敢怠慢,眼睛不安分的上下移动。


她项链吊坠的地方自然是美妙的风景,再移动到脚。她的脚小巧的叠着,顺着脚网上看,是一双大长腿。而那神秘的区域也是半遮半掩着,这让秦受一下子就愣住了。


秦受的心里不平衡的想着,这个校长何德何能,娶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


“用力点。”


女人仿佛察觉到了他的漫不经心,开口催促道。


面对这样一个只是用一袭半透明长裙盖住的少妇,谁还有心前去按摩。


听到她的声音,秦受反应过来,加大了力度。


她的肚子前几天突然疼了起来,秦受给她按摩几个穴位。


“你应该是岔气了,关元穴和气海穴很重要,我边按摩,你边好好保持呼吸顺畅。”秦受说得头头是道,边说边把眼睛上下瞄着。


对于她那美妙的位置,他最爱的那里。


“用力……啊……”她肚子的气边排,她边催促,要求快点。


这个声音听着就让秦受忍不住的想要搂着她,使劲的用力。


可是秦受吸了吸一口热气,手指头在她的穴位上游走、用力。


秦受慢慢的来回摩挲着,高挺的鼻子轻轻的吸气,居然看得沙发的少妇一愣一愣的。


她看得呆呆的,问道:“你今年有多大?”


“23岁。”


秦受随便说了一个,他也算不清楚自己有多少岁。


“再用力点……”少妇的眼睛停在他的鼻头,还有额头上,以及他微微紧抿的嘴角。


他没有想到,他秦受也会有人觉得俊美的一天。


少妇起身,长发直接落到了腰间,豆沙裙里的景色清晰可见。

秦受就那样蹲在沙发旁边,替她按摩。


“你是哪里的人?”少妇的红唇微启,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眼睛直接勾着秦受。


“我是……我是红星村的。”秦受不敢与她对视。


秦受的眼睛看着她豆沙色裙子里的身体,不知不觉便起了反应,蹲着实在难受。得想个办法,换个地方。少妇看着他的疲惫,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看你好像蹲着很累的,要不换个地方?”少妇启唇,声音使得秦受动荡不安。


秦受一听,心里高兴极了。可是他装出很能吃苦的样子,用喘气的声音说:“太太,别了,我看这家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啊。”秦受故意环顾四周。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换个地方,之所以这么说,是想给自己留个好印象。


少妇看着这小哥一脸正气,就更心疼他了。


“换个地方吧,要不然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少妇说着,看向这个大大的客厅,诺大的客厅,好像没有什么地方能换。


“太太,那移动到哪里呢?”秦受问道。


他又看了看客厅,摆着茶几沙发,还有几个花瓶,也没有什么地方。


秦受的目光落在卧室的门上,在那扇门后面,有着秦受最向往的东西。


少妇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她看看那扇门,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少年一样俊朗的小伙子,心里泛起一阵涟漪。尤其是她看见秦受的那儿,她的脸微微热了。


“要不,还是不要了,我受点苦没事的,主要是你……”秦受大义凛然,一身正气,嘴上又一次拒绝,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来吧,我的肚子痛,你抱着我进去。”少妇命令道。


秦受心里乐开了花,看着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线的身体,早就想抱一抱了。


“太太……这……”秦受假装害怕破坏她的名声,作出一种犹豫的样子,“你的名声最重要,我怕我会……”


秦受是眼睛不老实的看着她的腰身,胸前,还有细细的腿。


“别总叫我太太,好像我很老一样。我叫温飘依,你叫我飘依就行。”少妇伸开双腿,张开双手,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你别杵着了,快点,去卧室。”温飘依很不耐烦的说,她早就迫不及待了,这个男人还像个猩猩一样。不过,她心里对他产生了一种敬意,把他当成那种正人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