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女人自熨: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圣手小中

她的脸就像上帝用电脑设计出来的,线条柔和,玲珑剔透,恰到好处,让你觉得,好像这个地方就得这样长,往别的地方多一分,就是错误。


她的双腿笔直修长,身材不胖不瘦,比例协调,胸前两个宝鼎,盈盈满满,形如水滴,美轮美奂。


我的呼吸有点急促,我立即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立即调匀了呼吸,脸色没有一点异常。


她眼睛在我的脸上扫过,眼神里透过疑惑,语气不善地问道:“他是不是能看见?”


还是陆雅反应快,这个女子不想让人知道,她是谁。


于是,陆雅立即出声了:“哦,他确实看不见,你没看,到现在还戴着眼镜嘛。”


我知道了,现在我得装着什么都看不见的样子,于是,脸上更是波澜不惊,只是脑袋有点僵硬。


但是,林墨秋此刻显然不太信任我,眼神里闪过犹疑,对陆雅道:“陆雅,你是不是消遣我?他能行吗?太年轻了吧?”


陆雅立即满脸堆笑,道:“瞧你说的,我要是敢消遣你,那不等于砸我的牌子吗?我还得在这一带晃悠呢,你放心,他要是不行,我分文不要。”


我一听这个林墨秋竟然不信任我,心里顿时有股气,我的脾气就是这样,属于吃软不吃硬,吃敬不吃顶那一伙儿的,宁肯饿死,也不做让人瞧不起的事儿。


我就道:“陆总,今天到底给什么人瞧病啊?本来晚上出来给人出诊,就已经打破我的底限了,要是让我老师关鹤龄老先生知道了,还不骂死我。走吧,这个诊我不出了。”说着,我转身就要走。


我就知道,现在的人就是这样,上赶着不是买卖,她腕儿大,你得比她腕儿还大,她牛气,你得比她还牛气。


陆雅一见我上来牛脾气了,就有点慌了,赶紧上来拉住我,道:“你怎么了?怎么这样呢?”


我故意大声说道:“我怎么了?你今天让我破戒了,我违反师门规矩了,到这里让人打脸了,你知道吗?要不是我欠你的情,我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出门瞧诊的。”


那林墨秋见我来了脾气,而且谱摆得老大,就疑惑起来,听我说起来什么关老先生,她也不知道,总归觉得这是个不得了的人,就立即站起来,道:“原来是关老先生的高徒,对不起,我不知道,先生,您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说着,过来就拉我,只是她过来的时候,那股香风后面,掩藏着一股味道,我心里就有谱了。


原来她是这么个病。


我装出很气恼的样子,两个女人就左右扶着我,两个人一边一个大包顶着我,这才半推半就地来到她的床前。


让我坐,我没坐,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林墨秋有点惶恐,道:“先生,您看,我这个病好几年了,把我折磨得不行了,找了那么多大夫……”


我不客气的出口打断了她:“伸出右手来。”


林墨秋半句话生生给噎了回去,赶紧伸出葱白一样的右手,我的手指在她的脉上搭了搭,就收回了手:“行了。”


“啊?先生你……”林墨秋这回真是拿不准了,脸色有点发白。


“这也不是个什么大病啊,陆总你真能忽悠我。”我嘴里嗔怪道。


看到林墨秋被我傲慢到了,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的地步,感觉到很好笑,此刻,她已经已经摸清了我的套路,就开始配合我演起戏来。


她道:“大师啊,您真能开玩笑,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在您的眼里,当然这是个小病了,在我们眼里,那就是不得了了。”


我做出很享受马屁的样子,哼哼唧唧,又高深莫测地对林墨秋道:“介意不介意做进一步检查?”


“啊?怎么个意思?”林墨秋没反应过来,看向陆雅。


陆雅就解释:“你得躺好,把衣服宽了,林大师给你指捡,或者做别的检查。”


“哦,哦,哦,我知道了,这个……先生不是中医吗?”林墨秋疑惑道。


陆雅笑了笑,很是牛笔地道:“大师是中西医双料医生。“


林墨秋脸上立即现出崇拜的神色,脑袋像鸡啄米一样,道:“可以,可以!”


林墨秋扭着那风情万种的屁股,跑到床那边去了,她把幔帐拉上,陆雅知道,这是针对她,就识趣地闪开,不过在闪开前,却恶狠狠地用手掐了我一下。


这个病,我其实从她身上的气味闻出来的,我跟我的老师关老先生,没少给这样的人看病,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