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从小给公主塞玉势|唔好难受我想要快给我

能做出这种举动,证明林姨已经被撩拨出了内心潜藏的渴望。


我不由暗自高兴,也不说话,缓缓在她光滑的小腹上轻柔的按着。


林姨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我甚至能看到她雪白光滑的背上所起的一层细小疙瘩。


我知道林姨已经情动了,再次把手放在她身上揉了起来,嘴上问道。


“林姨,我按得你舒服吗。”


“嗯,按的很舒服。”


听到这,我只感觉大脑一阵兴奋,顿时有了强烈的感觉。


我把目光放在林姨身上,愈发的渴望……

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阻隔,低头一看,竟然是那薄薄布片,挡住了我这最后的进攻。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我便伸手抓了上去,试图将布片撕扯而下,可同一时间,一道婴儿啼哭很突兀地响了起来。


很快,林姨反应过来,神色中也渐渐出现一抹清明,嘴里更是略带焦急地喃呵道:“小野,轩轩好像醒了,我得过去看看!”


说着,林姨径直从瑜伽垫上爬起,紧接着走到卧室,将孩子给抱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未免有些失望,毕竟刚才都到那个节骨眼上儿了,谁能想到是这个结果?


但还没等我这边失落的情绪蔓延开来,下一刻,林姨竟然当着我的面坐在沙发上,然后掀开衣服。


在这种刺激下,我只感觉喉咙口一阵发干,忍不住吞咽着唾沫,脑海中更是升起了一个可怕的思绪,如果我能像轩轩那样......


胡思乱想好一阵子后,我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干脆站起来说道:“林姨,要不然我先回房间吧,有事你随时叫我。”


"行。”点点头,林姨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本正经道,“对了小野,虽然今天是周末不上学,但你还是得好好复习一下,功课可不能落下了,不然到时候我怎么向你妈交待?”


“放心吧林姨,这些我都心中有数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那好,你赶紧去吧。”


“嗯。”最后看了林姨一眼,我进入自己房间,然后翻出功课,还准备进行新一轮的复习,毕竟高考将至,该有的东西还是不能落下。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就在我刚刚坐下的时候,脑海里却情不自禁浮现林姨刚才的模样,还有昨晚在洗手间的场景,几乎每一帧画面对于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特别是在帮林姨按摩一番后,这种思绪愈发强烈了起来。


终究,我还是没忍住,解开了裤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脚步声,伴随着林姨的那略带媚惑的声音:“小野,我记得你上个礼拜期中考试了,能不能拿卷子给我看看?”


声音响起的同时,门把手也悄然转动,紧接着林姨那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当时,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脸上更是燥热一片,空气中也弥漫起了尴尬的气氛,好在,由于我是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林姨,所以她并不能看到我的具体动作,情急之下,我只能强作镇定道:“林姨,下次进来的时候你能不能先敲门,至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啊?”


“呵呵,原来我们的小野长大了,行吧,姨就尊重你一下,我先出去,等会你自己把卷子拿出来。”


眼看着林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我擦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心中那块大石总算落地。


但事实上,林姨的倩影还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甚至是愈演愈烈,当晚,我再一次失眠,甚至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里,林姨乖巧地躺在我身旁,任由我....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早已日上三竿,我赶紧打点行装赶往学校,在早自习的时候,我还偷偷看了班主任赵灵儿几眼,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白天鹅裙子,在她转身的时候,我还能依稀瞧见那雪白的香肩,上头隐隐间有一条黑色带子。


看到这副场景,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也渐渐浮现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景。


事实上,赵灵儿才刚毕业三年左右,和我们年龄差距不超过十岁,所以平时在我们学生里头很有信服力。相对应的,班上也有不少男人当成梦中情人,甚至在睡梦中幻想着与她....包括我,亦是如此。


但令人无比遗憾的是,早在刚毕业时,赵灵儿老师就结了婚,据说老公还是某上市公司高管,根本不是我们这群屌丝学生能比的,可尽管如此,这些并不能阻隔我们对赵灵儿老师的憧憬,反而愈演愈烈了起来......


然而,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胳膊一阵刺痛,转头一看,同桌周若雪正一脸鄙夷地盯着我,嫩白小手还搭在我胳膊肘上,指尖一步步用着力气。


“你想干什么?”瞪了她一眼,我轻声轻语道。


“哼!猥琐!”同样白了我一眼,周若雪啐着小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瞎说什么呢,我又没干什么。”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我赶紧否认道。


“呵呵,干没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我说的这么明白了。"冷笑着,周若雪语气充满讥讽,隐约间似乎还有些得意。


眼见如此,我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面对眼前这小妮子,我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毕竟,她可是学校有名的刁蛮大小姐,据说教导主任就是她舅舅,家里也挺有钱的,属于富二代加官二代那种,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敢去招惹她,包括我,能和她同桌,属于倒了八辈子霉那种。


然而,就在我以为这件事情即将结束的时候,她却突然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故意提高音量道:“报告灵儿老师,张野他偷窥你!”


一石激起千层浪!


瞬间,整个班级便是安静了下来,紧接着是一阵吁叹的声音响起,而此刻正站在讲台上的赵灵儿也是愣了一下,将目光转移到我这边的时候,俏脸明显有些红润,但很快,她还是让自己平静下来,旋即征询道:“赵灵儿,你刚才在说什么,老师没怎么听清,能不能再重复一遍?”


“灵儿老师,我说,张野这人心术不正,在你转身的时候偷偷看你,而且盯了很久,还吞了几口唾沫,还好我发现的及时,打断了他这种恶略的行径。”面对赵灵儿的询问,周若雪倒是不怯场,挺了挺初具规模的小胸脯说道。


同一时间,我只感觉一阵脸红燥热,内心尴尬的厉害,特别是面对全班同学那种异样的目光,都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下去,但最让我在意的,还是赵灵儿那略显失望的申请,虽然只是稍纵即逝,可落入我的眼中,造成的伤害却是成吨的。


反观周若雪这边,带着小酒窝的嘴角微微翘起,神色中有止不住的得意流露,似乎举报了我,就是她人生中的一大幸事。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虽然我和周若雪同桌这么久,但关系一直不太融洽,甚至是有些极端,而这一切的源头,还是因为我的家境,虽然我住在林姨家里,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农村人,至于我爸妈也是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


有钱人看不起没钱的,这是自古以来的社会现象,更别说周若雪这种长得漂亮的女孩子,还有一些背景,自然而然会以一种俯视的角度去看待我。


但凡事,总得有个度,或者说,总得分个场合,而周若雪今天的行为,却深深伤害了我,如果在此前我很清楚明白我和她之间的差距,在有意无意间都会去让着她,去退让,尽量不让矛盾凸显出来,可现在,我却感觉憋屈的厉害,哪怕周若雪再漂亮,身材再好,声音再好听,在我眼里,就如同一根鸡肋,食之无味。


与此同时,我内心也悄然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周若雪这小妮子一直看不起我,存心和我作对,那么有一天,我如果占有了她的身体之后,对我的看法会不会改观呢?


一旦这种思绪在我心中留下种子,便开始肆意蔓延了起来,有朝一日,我定然会让这小妮子后悔!


在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后,柳芸儿已经走了过来,伴随来的,是一阵好闻的奶香味儿,没等我享受多久,她一句话便将我的心打入了谷底。


“张野,平时还看你挺老实的,嗯....算是老师小瞧你了,下课后去我办公室一趟吧。”


说完,她便重新走上讲台,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这边,而周若雪脸上得意的神色也在此刻攀登到了顶峰,甚至是炫舞扬威似的理了理额前秀发,旋即坐了下来,但下一秒,她却“哎呦”一声,一屁股落在了地上,裙摆一扬,隐约间还能瞧见别的颜色......

“张野,你干什么?”目光快要杀人,周若雪坐在地上,一边扶着后腰,一边瞪着我。


“我没干什么啊,是你自己要坐的,关我什么事?”表面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内心却有止不住的舒爽涌现,其实早在之前,我就将周若雪的凳子悄悄往后挪了些位置,就是要给这妮子一个教训看看,老虎不发威,还当老子是病猫了?


“行!算你小子有种,给我等着瞧,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咬着银牙啐出这句话,周若雪稍微整理了一下裙摆,旋即自己起身坐定,而赵灵儿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在看到我们没有发生别的争端后,干脆选择了缄默不言。


毕竟,学生间产生矛盾不一定都要老师去介入,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当然,也不排除那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作为老师不管不问的话,那后果也是比较严重的。


教育,本身就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下课铃响起,周若雪率先跑出了教室,临走前还恨恨瞪了我一眼,而我只能跟在赵灵儿身后,前往她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