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享受

那天晚上,梅文早早就炒了好几个小菜,备了一瓶酒,等惠子来了以後,我们仨个就开始喝酒,我俩都抱着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把惠子灌醉,所以不一会儿,惠子就喝多了。

惠子的脸很红很红,这时梅文假装也喝多了,靠在惠子的身上,让惠子和她一块扶着回到卧室,躺在了床上。

梅文躺在右边,惠子躺在左边,二个人都喝得脸红红的,似睡着一样,我就势躺在了二个人的中间。

梅文给我使了个眼色,我抱住了惠子,右手不安分地伸进了她的上衣衣服内。胸罩将两个乳房兜得紧紧地,轻轻摸着惠子那发育良好的山丘,虎口托着山丘的底部轻轻揉搓着,她一点也没有反抗,好像睡着一样,只是轻轻地喘息。 我的食指感觉到乳头硬起来,纵然是隔着一层胸罩我也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我的手掌已经整个地罩在她的好大的乳丘上,柔捏着硬起来的小小的乳头。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享受后妻和继女的性福生活(繁体)

这时梅文把左手塞进我的毛裤前开口内,轻轻摸住了我的阴茎,来回搓动着,此时我的阴茎涨得难受,隔着裤子已经不能再满足,我迫不急待地把裤子脱掉,好硬好硬的老二像旗杆似地耸立在她们母女面前我掀开了惠子的上衣,双手在惠子的背後搜寻着胸罩的背带,轻轻地解开她的束缚,即可一对浑圆丰润、坚挺,乳沟明显的乳房呈现在我的面前,她乳尖上翘,微微发亮,乳晕是淡淡的粉红色,似乎散发着令人晕炫的光辉。

我把脸颊贴在惠子的乳房上轻轻磨擦,双手在上面使劲揉搓,并用嘴噙住了她那又红又小的乳头,用舌头围绕着尖端划圈圈。

梅文的手仍不断地磨擦着我的阴茎,轻轻捏着我的睾丸,我噙着惠子的乳房,使劲地吸着,好像要吸出什麽来。同时我把左手伸进了梅文的秋裤内,在大腿根部一摸,已是湿露露一大片,梅文仍是闭是眼睛不停地摸着我的阴茎。

我把另一只手不安分地伸进惠子的线裤内,向两腿间的神秘三角区探去,先摸到毛绒绒的一大片草丛,我吃了一惊,天哪?比她妈的不知要茂盛多少,两个人的草丛都沾上了露珠,手接着往下摸,两片大阴唇厚厚的、软软的,我用两个指头分开她的大阴唇,摁住了她的粗大的阴蒂,轻轻揉压,惠子轻轻喘息起来,可能是不好意思,仍是一声不吭,流出的水已把裤头弄湿了。

此时我真是太兴奋了,一只手在梅文的阴道内滑动,另一只手在惠子的阴道内来回抽动,我的阴茎被梅文的左手上下抽动着,我快要坚持不住了,赶紧把双手从二人的阴道内抽了出来,大口呼吸起来,以控制将要泄出的东西。

两性故事吃奶添下面\\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享受后妻和继女的性福生活(繁体)

我用双手慢慢脱惠子的线裤,将其脱到屁股以下,再用双手拉住惠子的裤腿,一下就把惠子的线裤和裤头脱掉了,惠子赤裸裸的身体大部分暴露在了我的双眼之下,真是没有一点暇疵,好像雕像般匀称的身材,鲜红的乳头矗立在浑圆的乳房上,不是巨型豪乳,是恰到好处的那一种,两腿之间挟着一片草丛,都向着中间生长,密密的把重要部位遮盖着,我将惠子的双腿分开到最大,她的销魂窟一点也没保留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她的阴唇厚厚的,很性感,轻轻分开,里面就是阴道口了。

我爬在了惠子的身上,把我的阴茎对准了惠子的阴道,可偏偏这时我的东西不争气,变软而放不进去,我又气又急,将惠子的双腿掀起放在我的双肩上,用左手拉了梅文的手一下到我的阴茎上,示意她帮一下忙。

梅文心领神会,用右手捏住我的阴茎对住惠子的阴道口,我顺势猛一用力,虽然有很紧的感觉,但龟头已「噗吱」一声的完全进入处女的粘膜之间,热烘烘的阴道将我的阴茎紧紧地含着,我的阴茎在惠子的阴道内轻抽慢送,好舒服的感觉,我激烈地品尝着这人间最快乐的感觉,再看惠子,她痛得眼泪流了出来。此时我是一点也顾不上怜香惜玉,又粗又硬的阴茎在惠子的阴道内来回地抽动着,看着我一上一下在其女儿身上来回抽动,梅文用手使劲地拧着我的屁股,突然我再也忍受不住了,心内一阵发慌,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双手死死地抓住惠子的屁股,一股股热呼呼的精液流入了惠子的阴道内,梅文一只手也狠狠抓住我的屁股不动了,好半天後我缓过劲来。

从惠子身上下来,看看惠子屁股低下,一滴滴血流在了惠子的大腿根部,真是一不摘不扣的处女,我满足急了。

我帮惠子穿上线裤,裤头慌慌张张也找不到,也没给她穿裤头,我们仨个躺在床上假装睡觉,梅文用手紧紧握住我的阴茎,帮我擦掉上面的粘液,仍来回地动着,过了一段时间,我把惠子抱到隔壁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