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房东你下面好紧,紫肉茎狰狞绵缠花心|都市高手

她哎呀哎呀地直跺脚,随即一只白嫩地手掀开了碎花帘子,露出一张精致俏美地脸蛋,她咬了咬嫩如花瓣地水润樱唇,不太好意思地往前台喊道:“乐毅,你能来帮姐姐一个忙吗?”


 “可以啊,秋姐姐,你要我帮什么?要再换一件蕾丝花边的吗?”正在给模特穿戴内衣的那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闻言向试衣间望去。


 “那个……你能过来帮姐姐扣一下内衣的扣子吗?”帘子后面的女生白嫩的小脸微微泛红,映出两朵桃花来,美艳不可方物。她约莫也就二十四岁,甜美的长相,似极了韩国少女时代当中的林允儿。


 少年只瞅了她一眼,不自觉地脸就红了,“秋姐姐你……这……这也要帮忙?”


 “这一款的扣子不太好扣,姐姐我试了几次都没扣上。”女生机灵灵的眸子往外面看了看,说:“反正现在也没人,你就帮姐姐我扣一下,如果穿起来好看,姐姐就买了。”


 “好……好吧!”少年红着脸,一步步走了过去。


 女生见他过来,立即将后背对着他,然后她那洁白的玉手则是捂住胸前,也是怕自己走光。


 然而,她虽然捂住了前面,后面却是不着寸缕,光滑柔嫩的脊背,就像是一面莹白的翡翠。纤纤细细,盈盈一握。米白色的小短裙之下,一双修长紧致的大长腿展露在空气当中。


 乐毅就这么看着眼前这道背影,心跳砰砰加速,手都有些抖了起来。


 话说他看店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碰到客人有这样的要求。不过,秋姐姐也不算是生人,彼此算很熟了。


 这家内衣店,是乐毅舅舅开的,高中期间因为学校距离舅舅家较近,而且他还有个表弟跟他同级,所以就干脆住舅舅家。今天是周末,他舅舅吃了午饭就打牌去了,内衣店也就丢给乐毅看着。


 本来看店,尤其是看内衣店,一开始乐毅是很拒绝的,不能说让他看他就看,首先他得试一下,试完之后不能加特技……呸呸,其实是舅舅走之前丢下一张一百的,也就把他给打发了。


 有了零花钱,乐毅自然也不介意帮这个忙,反正也不用做其他的事,就在店里收收钱就好。


 而眼前这个在试衣间试内衣的女人,其实是他舅舅的邻居,说是邻居,其实也是有一街之隔。街道左边是普通小区,街道右边是豪华别墅群。


 第一次认识,是几个月前乐毅第一次看店的时候,这个女人几乎每一周都会来这里挑选内衣,而且一次要买好几套。一来二去,大家也就熟悉了。


 这女人并不是富二代,听乐毅舅舅说,貌似是某个富商的未婚妻。但乐毅的表弟吴涛却一度私下认为她应该是别人的小三,理由是身材那么好的女人,不做小三太可惜了。


 云晚秋身材确实很好,身高一米七一,不穿高跟鞋也显得高挑,大长腿白皙而圆润。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翘,私下里,乐毅也羡慕过几次她的未婚夫,居然能拥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踩了哮天犬的屎。


 “咯咯……你那么紧张干什么?第一次帮女生扣内衣吗?”觉察出乐毅紧张得手抖,云晚秋笑出银铃般的声音,歪着脑袋问他。


 “呃……是的。”乐毅点点头。


 云晚秋眨眨眼,笑吟吟地说:“乐毅你有十八了吧,还没交女朋友吗?”


 “没呢!”乐毅一边回答,一边帮她扣扣子,近距离地跟美女接近,她身上的芳香阵阵传来,令他有些迷醉和紧张。


 “学校了虽然禁止早恋,但是姐姐我却告诉你,该恋爱的时候还是要恋爱的,不然等过了这段时间,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云晚秋笑吟吟地说,蓬松地卷发轻轻地摇摆,美如玉的肌肤散发着牛奶般的光泽。


 “好了!”经过一番努力,乐毅终于把内衣扣子给扣上了。紧张的他,额头都有了一层汗。


 这是一件玫红色蕾丝新款内衣,型号85C,很紧致、很翘挺。但从背后的角度,并不能看到前面的雄伟,让人暗呼可惜。


 云晚秋挺了挺身子,经常练瑜伽的她,身子极是柔软,腰儿弯弯,这随着她一挺直身子,整个人愈发显得妙曼多姿。


 “好看吗?”忽然,她转过了身来,面对面迎着乐毅那惊愕的目光。


 乐毅一下就看呆了,只见她白皙的颈部,锁骨诱致而深凹,雪白的肌肤之下有两只调皮的白兔被紧紧地包裹在玫红色的蕾丝当中,满满地,要呼之欲出,乍见这样的活色生香,他差点就要流鼻血。


 云晚秋却咯咯一笑,赶紧拉上帘子,娇嗔般地说道:“不给你看。”


 “……”


 乐毅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将心情平复下来,挠了挠头,对此也是有些无奈。


 也不知道秋姐姐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她每次来,几乎都要挑逗乐毅一番,深深地撩拨他那颗纯洁的骚年之心。


 “真是只磨人的小妖精!”乐毅如此评价。


 感觉着自己浑身热血沸腾,看来今晚又得招呼五姑娘,来个强橹灰飞烟灭!


 不一会儿,秋姐姐就从试衣间出来了,她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一件月白色的短袖T恤。白色淡淡透明,可以明显印出她里面那件粉色的轮廓。


 “这个月的新款,这三件我都要了,给姐姐包起来吧。”她拎着内衣走到前台,笑意吟吟地看着乐毅。


 乐毅羞红了脸,几乎都不敢看她。不怪乐毅如此害羞,他当真是从没谈过恋爱,甚至都没牵过女孩手的乖宝宝。


 所以,面对这么一个磨人的小御姐,他自然是招架不住。


 “一千六百三,打去零头,秋姐姐你给一千六就好。”乐毅打了价码,替她把内衣包了起来。


 舅舅的这件内衣店,虽然规模不大,但卖的都是正品国际品牌。他很有一本生意经,说是在有钱人附近做生意,就得卖高档的,低档的反而卖不出去。


 “那就谢谢你了,乐毅弟弟。”云晚秋眨了眨眼,对着乐毅百媚一笑,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


 唯留下乐毅目光呆呆地看着她妖娆的背影,心中就像有猫的爪子在抓挠。


第章你的抹胸




 目送秋姐姐窈窕的身姿旖旎而去,他收回目光,轻车熟路地在电脑上打开了一个网站。


 这网站才一打开,360杀毒软件立刻弹出此网站不安全、不健康等等信息,被他果断地点了忽略。接着,网站自动弹出一个视频框,里面立即传来“啊嗯啊啊”不和谐地叫吟声。


 叫声才一响起,店门口恰好有一道娇小的身影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乐毅一见有客人来了,急忙抓着鼠标去关闭那个不和谐的画面,却无论他动作再快,那消魂的声音还是被那个女孩给听到了。


 “咳咳……”手忙脚乱连续点关闭,总算那不和谐的声音是没有了,乐毅闹了个红脸,那刚进内衣店的女孩也霞飞双颊。


 “呃……那啥,不好意思,电脑中毒了!”乐毅挠了挠头,为自己辩护,找了个自以为很充足的理由。


 女孩臻首一垂,那明亮的眼神明显丢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神色,明明在看片,还说中毒,当她不知道么?


 不过女孩只字也没提,走进店中,慌张的眼神不断地向门口瞥去。


 这女孩也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比起秋姐姐的蜜桃微熟,她尚还青涩。


 脸蛋挺精致可爱的,唯一可惜的是――平胸!


 那平坦的胸膛,仿佛没有一点弧度。这让看惯了波涛汹涌的乐毅,有点不怎么感冒。


 “平胸也要穿内衣么?”乐毅带着疑惑,却没这么问,“美女,有什么可以帮你吗?”


 “我随便看看!”女孩回了一句,然后就在一排排内衣橱窗前浏览起来。


 她所经过之处,全是挂着D杯、C杯、F杯。乐毅实在很想提醒她,她要穿的型号,似乎没有。


 “也许,她是送人的也说不定!”乐毅如此想着。


 女孩边看内衣,一边把目光投向门外,眉宇之间有着深深地愁容。


 乐毅好奇地顺着她的目光向外面看了看,只见店门外,有着几个染了黄毛的社会青年咧着笑,那垂涎而贪婪的目光紧紧地盯在这个女孩身上。


 这下,他算是明白了,敢情是那伙地痞要找她麻烦,她慌不择路才躲进了内衣店。


 看着她在店中徘徊的样子,乐毅忽然小声说道:“美女,那些人是不是跟踪你?要我帮你报警吗?”


 “不要你管!”女孩果断地回了他一句,继续装作看内衣。


 乐毅眉头一挑,哟呵了一声,这还真是好心没好报了这是,好心帮她,她就这个态度?


 乐毅一觉不爽,索性也回了一句:“美女,那一排是E杯F杯C杯的,没有你的型号!”


 女孩听到这话,脸色刷地一下又红了,咬着嘴唇瞪了乐毅一眼,然后走到另外一排。


 “那一排是B杯、A杯,也没有你的型号。”乐毅毫不客气地说实在话,看着女孩窘迫的模样,他得意地笑了笑。


 女孩盯着乐毅看了几眼,似乎看出他在笑她,很不服气地说了句:“你们男人就喜欢胸大的女人,我的胸大不大关你什么事?”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提醒你,这些内衣,你都穿不上。”乐毅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


 女孩跺了跺脚,眼光扫了几圈,走到最里面的一排,指着那些女生衣物,说:“这个总可以了吧!”


 “噢!抹胸……”乐毅点点头,他倒忘记了,平胸女孩最适合穿的不是内衣,是抹胸,“这个可以,挺适合你。”


 “哼!”女孩白了他一眼。


 这时,在店门外徘徊的那几个黄毛,似是没耐心了。终于有个人大摇大摆地也跟着进了店,向女孩走了过来。


 女孩一见他靠近,下意识地就避开他,随便取了一件抹胸,往前台走去。


 那黄毛嘿嘿笑着走了过来,说道:“小美妞,别装了,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


 “滚开!”女孩急急退开了几步,尖锐地喊道。


 那黄毛满不在乎,伸手几要去拉扯她,要将她带走。


 乐毅眉头一皱,看不下去了,这好歹是在他店里,怎能容忍地痞如此放肆?


 “喂喂喂,光天化日之下,你这样不太好吧?”乐毅对那黄毛说道。


 黄毛一听,猛然扭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狰狞而扭曲,伸出手指着乐毅,喝道:“识相的闭上你的嘴,不然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没你的事,滚一边去。”


 乐毅不爽了,这黄毛摆明是没把他当回事!


 “你在我店里骚扰顾客,信不信我报警?”乐毅也是不吃硬的,他老舅敢在这边开店,怎能道上不认识几个人?砸店?就他们这些小地痞?


 一边说,乐毅还一边摸起手机,打开拍摄功能,一脸你再嚣张试试的表情。


 敢在这里闹事,只要拍下视频交给警察,至少也得被抓进号子里关几个月。


 “你有种!”黄毛见他拿出了手机,倒也没有硬来,指了指乐毅,一副走着瞧的样子,转身离开了内衣店。


 黄毛一走,乐毅拿起抹胸打价,跟女孩说道:“两百!”


 女孩倒真拿钱买下了这块抹胸布!


 再望店门外,只见黄毛没走,仍旧守在外面。


 乐毅有意帮女孩解围,低声说道:“试衣间旁边有道后门,你可以从那边出去。”


 女孩一听,原本紧张地愁容一下子就舒缓了,说了声谢谢,立即就朝后门走去。


 为了给她打掩护,乐毅还走出了前台,当在前门口,继续跟那几个黄毛交涉,让他们走远点,别站在店门口影响生意。


 黄毛怒了,乐毅这种得寸进尺的嘴脸让他们很不爽,有个脸色最狠的人,指着乐毅就喝道:“信不信我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