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直男大叔,男友叫几个哥们一起上我|道家传

―附近哪有干柴给他用?他也知道那些城市绿化的树是不能砍的,本来还想着在街上吃一顿,但附近的饭店实在是吃不起,只好饿着肚子回来了,心想明天一定要找个物美价廉的饭店好好吃一顿,最好是卖包子那种――因为中午进城的时候路过包子店,两块钱一个的肉包子没舍得吃,就买了六个馒头,倒不至于一整天都挨饿。


盘坐在地上,自小就练已是熟的不能再熟的行功路线在体内默运了两个时辰,抬头看天上已是月明星稀,估算着大概亥时(晚上十点)都过了,咽了咽口水,从包裹里取出草席在地上铺好,准备睡觉。


躺在桥洞底下,感受着九月渐凉的夜风,白开心想,没有公民证确实很麻烦啊,倒是可以去警察局补办的,不过师父说了,这种事麻烦得要死,好像还要调查取证什么的,华国联邦向来司法严正,对于公民身份查得极严,这是电视报道中引以为豪的事情,自然是不如找林先生帮忙来得简单,对于师父的话,他也是认同的。


还有一个原因,警察肯定要调查他之前的十九年住在哪里,干了些什么,但师父叮嘱过,不要让别人知道他们居住之地的具体位置,有些苍蝇烦死人――这话他记住了。


世界那么大,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真真切切,确确实实,却没有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实在是有些悲哀。


想到这里,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