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哼哦臣妾不要了|逆流而上

去柳芸儿家中补课,还是柳芸儿看我不容易,率先抛出了橄榄枝,根本就没有收多少所谓的补课费。


想到这儿,我心头的愧疚愈发深重了起来,毕竟,昨天在芸儿老师家差点发生那个事情,倘若真的成了的话,我又该如何去面对她?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到了校门口,如同往常那般走上公交车甘岗亭,但同一时间,我却瞧见马路对面一道熟悉的身影,是柳芸儿老公周鹏,今天的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还理了一个偏分头,看上去倒是客客气气的,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呵呵...芸儿老师可真是幸福啊,下班还有人接。


内心这般想着,我并没有把多余的注意力放在周鹏身上,可就在我即将转移目光的时候,我却瞧见另外一道熟悉的身影......


这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妙龄女郎,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模样,留着齐耳短发,还穿着一件蓝色T恤衫,下身是黑色小短裙,露出两条套着肉色丝袜的嫩白大长腿,单是这短短一瞬间,便是有不少男人将目光垂涎了过去。


同一时间,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涌入我的脑海,倘若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不正是昨天我在柳芸儿小区门口瞧见的那个女人吗?


想着,我的心脏也猛然跳动起来,目光更是随着女人的倩影转移着,最后,我能很清晰地瞧见她和周鹏汇合在了一起,然后.....


就在我目光死死聚焦的时候,一辆公交车呼啸而过,并停留在了我面前,伴随着挤压的人群,等车子离开,再往那边看去,已然没有两人的身影。


可我的内心,却愈发不安了起来,短短两天内,我就在不同的地方看见了周鹏和那个女人的身影,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只要有单独的时间,就会在一起?


如果我的这个猜测正确的话,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但也不能完全定论下来,因为至始至终,我只是看到他们在一起,并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兴许,这只是巧合罢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又看到了一个熟人,是猛龙,此刻的他正站在马路对面一个奶茶店边,高高瘦瘦的,站在一堆学生里头很是显眼。


事实上,就算在整个城南高中,也少有人有他这样的身高,相对的,也基本没人和他一样,脸上全是麻子,就像出过天花一样。


不过,看他那副左顾右盼的神情,似乎是在等人,很快,答案揭晓,是夏雨梦,这个对于我来说,再也熟悉不过的老同桌。


眼看着穿着白色小裙子的夏雨梦在夕阳斜照下朝着猛龙走了过去,我内心顿时五味杂陈,不是个滋味儿,虽然心里无数次安慰过自己不要太在意这个小妮子,但临了却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毕竟,猛龙虽然在高中称雄,看上去威风禀禀,但他的成绩却是奇差无比,档案上更是记了不少大过小过,就是这样一个人,别说考个好大学,能有大学要他就是烧高香了,更别说现在临近高考,他的风光日子也为时不多,出了社会,如果没有实打实的能力,照样任人宰割。


当然,我也能理解夏雨梦的心情,高中时期,可能很多小女生对那种社会上的道道还不太清楚,很容易就能沉浸在那种快意恩仇的江湖气息中,就连我,也曾经幻想过那种日子,但终究只是黄粱一梦,早点醒悟,考个好大学,才是重中之重。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往后我会在那条道路上渐行渐远....


这时,夕阳渐渐沉降,夜幕也开始笼罩了下来,伴随来的,是城市弥虹灯光的闪烁而起,述说着无尽岁月往事,而夏雨梦也走到了猛龙身边,下意识地,猛龙将手伸了过去,但下一幕的情形,却让我暗暗惊讶......


因为,夏雨梦并没有在意料之中地去牵猛龙的手,反而是用力将其打开,甚至连奶茶都没有接受,便跑了出去。


而猛龙也是微微讶异,旋即紧跟着追了出去。


同一时间,308路公交呼啸而来,正是我回家的那趟班车,抬头看了一眼打开的车门,我赶紧迈开脚步,但在即将抵达的时候,却转了一个身,往夏雨梦消失的方向跑了过去。


其实,今天我被猛龙这伙人揍的挺狠的,现在浑身上下还是酸痛的不行,但在我内心深处有一个预感,夏雨梦和猛龙的事情,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正如柳芸儿所说的,夏雨梦如我一般善良,只是被一些东西遮蔽了双眼而已。


如果这句话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我兴许会不信,但芸儿老师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却是无比高大的,不管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选择去相信,然后去理解,包括现在。


大概跑了十来分钟左右,我远远地看见夏雨梦在一处公园停了下来,大概是跑累了,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初具规模的胸脯一起一伏,而猛龙也紧跟而上,就站在夏雨梦旁边,嘴角不停动着,似乎在说些什么话。


虽然现在天色差不多已经灰暗了下来,但我还是不敢靠的太近,只能躲在一棵树后面悄悄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所幸的是,在夏雨梦休息的地方有个路灯,散发着昏黄灯光,照亮了他们所在的那片区域。


很快,两人间起了什么争执,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夏雨梦脸上很明显出现一抹气愤的神色,就连眼角都开始弥漫起了泪水。


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也顾不得许多,又靠近了一些距离,这时才隐约听见了两人的对话。


“雨梦,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我对你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如果说这句话有假的话,我愿意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就好比今天,在听到王浩那小子欺负你后,我第一时间就是要帮你找回场子,而且我还可以保证,以后再学校还有敢欺负你的人,我一定会让他死的很惨,包括王浩这小子,你以为我就是搞他一顿完事了,后面我还会继续整他的,直到他害怕了,恐惧了,最好是退学为止,这样就皆大欢喜了,你也不用成天看到这恶心的小子!”


“呵呵,王龙,难道你还没明白吗?”在猛龙说完,夏雨梦冷笑道,“其实我在意的不说这个,而是你觉得,你能保护我多久?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别看你在学校呼风唤雨,可以后呢,进了大学呢,又是怎么样的情况?再说一下你的情况,如果按照目前这样进展下去的话,你很可能就考不上大学了。当然,我也不是那种势力的女孩,更不是故意在打击你,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我感觉咱俩性格根本就不合拍,甚至是风牛马不及,完全在向着不相反的方向发展,而且,你都没看出来,我对你就没多少意思吗?”


“你对我没多少意思?”听到夏雨梦的话,猛龙瞳孔微微一缩,有些不可置信道,“你对我没兴趣,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和你在一起了?”微微皱眉,夏雨梦道,“事实上,这些都是你的一厢情愿,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今天是咱们第一次出来,我的目的就是要和你讲清楚这件事情,能不能以后不要让你的小弟去散布一些谣言了,我和你本来就没什么,只能说处于刚开始接触的阶段,但经过那些人一传播,各种八卦一下,就好像我已经嫁给你了一样,这段时间我真的是非常困扰,也非常心累的,特别是今天,我说我被欺负了,只是随便和你说一嘴,然后让你稍微给王浩那小子一点教训,但我想不到,你会把他揍成那个样子,而且我更想不到,你还有去找他麻烦的打算,难道你都看不出来,王浩是一个比较老实的人吗,为什么要那样去逼迫他?”


“雨梦,你确定....你没有在开玩笑吗?”略微沉吟一会,猛龙道。


“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了?”抬头看了猛龙一眼,夏雨梦道,“现在我只是想把这些事情和你说清楚,以后咱们的话,还是离的远一些为好,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道,互不干扰,还有王浩那边,希望你也别去找他的麻烦了,当然,这件事你也是帮了我,作为回报,我送你一个小礼物吧。”


说着,夏雨梦从兜里掏出一个银白色吊坠,用红绳子穿着,在灯光映衬下泛着微弱光芒。


“这是我妈上个月在五台山求来的千手观音,请高僧开过光的,能保平安,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以后可以戴在身上,我也希望你收一收自己身上的性子,马上就要高考了,多准备准备吧,兴许发挥好了还能考上一个大学呢。”


在介绍完后,夏雨梦便将吊坠递了过去。


“雨梦,咱们之间,真的就没有可能了吗?”这时的猛龙,明显有些犹豫。


“抱歉,这是我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夏雨梦道。


“好,我明白了。"接过吊坠,猛龙便开始上下打量了起来。


“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得回家了。"说着,夏雨梦从大石头上起身,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然而就在此时,猛龙却突然将吊坠狠狠甩在地上,伴随着一阵清脆的破碎之音,他低吼着说道:“什么狗屁礼物,还他妈开了光,我才不信这些鬼东西!”


“猛龙,你干什么!?”转身的时候,夏雨梦脸上是一副震惊的神情。


“呵呵,我干什么?”说着,猛龙一步步朝夏雨梦走近,脸上的神情渐渐狰狞起来,“臭婊子,你以为你很金贵么?还有,你是不是以为自己之前说的那番话非常神气?也许吧,像王浩那种傻逼听了会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但老子今天就实打实地告诉你,我之所以追你,就是看你长得好看,又没有被别的男人上过,新鲜!等哪天玩腻了,照样把你踹的远远地,说到底,你在我面前一文不值,顶多是一个泄欲工具而已!”


“啪!”说完,猛龙竟然一巴掌直接拍打在了夏雨梦那娇嫩的小脸蛋儿上。


“你...你...."一时间,夏雨梦又羞又恼,也有些说不出话来,就连眼眶中也弥漫起了泪水,缓了好一阵子,才哽咽着说道,“你知不知道,从小到大,你是第一个敢这样对我的人!”


“呵呵,那行,我要让你一辈子都记住老子!”说着,猛然径直朝着夏雨梦扑了过去,顺势揽住她的小蛮腰,扑倒在大石头旁边的草地上,昏黄灯光下,我能依稀瞧见那两道耸动的身影,还有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看到这种情形,我忍不住吞咽一口唾沫,内心也愈发急切了起来,几乎是顾不得多想,在脚下捡起一块石头就冲了上去。


很快,我来到“战场”,眼看着夏雨梦被猛龙死死压在身下,我直接将石头砸了上去。


然而,剧情却并不是如同我想象中的那般,在被石头砸中后脑勺后,猛龙身子只是略微晃动了几下,旋即抬头看了过来,待到看清来人后,瞳孔微微一缩,紧接着低吼道:“王...王浩,你小子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活腻歪了?”


“光天化日之下,干这种事,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情急之下,我咬着牙齿说出这句话,然后一脚往猛龙肩膀上踹去,按照我的理想剧情是这家伙应该要被我踹倒,然后我就能赶紧牵着夏雨梦的小手逃跑,然而事实是,我这一脚踹过去,直接被他抓住脚跟,然后往后猛地一带。


瞬间,我感觉整个人一阵脱力,身子情不自禁往后倾倒,旋即重重落在地上,还在我所处的地方并不是水泥地,但那种五脏六腑被颠簸的感觉还是异常难受。


“你小子是不是觉得自己挺牛逼的,还在我面前上演什么英雄救美,想演电视剧啊?”就在我恍神的一阵功夫内,猛龙已经欺身上来,一手拽着我的衣领,另一只手重重锤在了我脸上,紧接着,第二拳,第三拳,第四拳....


每一拳下来,我都感觉骨头塌陷了几分,就连脑袋都有些发昏,眼角也渐渐冒起了五角星。


让我五味杂陈的是,夏雨梦竟然偷偷爬了起来,还朝着相反的方向跑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此刻,我竟然有些绝望,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就不救这个小妮子了,但另一方面,猛龙毕竟是高三年级扛把子,这些东西都是用拳头堆积起来的,别说夏雨梦留下来帮忙,恐怕再来几个我都不一定是这家伙的对手,让夏雨梦赶紧离开,何尝又不是一个最优的选择?


想通后,我的内心倒是释然了不少,与此同时,我只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短促,几乎都要断气了,就连眼角都是一睁一闭的,整片世界都有些天旋地转起来。


永远都不要轻易去招惹一个发怒的人,更何况是猛龙那样精虫上脑,突然被打断的感觉肯定很不好受,相同的,所有的怒气都需要一个发泄点,而我....恰恰填补上了这个空缺。


但就在我觉得自己即将要与世隔绝的时候,我依稀能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还有一道道闪烁着白炽光芒的手电筒灯光映衬了过来......

同一时间,猛龙也停下了手中动作,神情闪烁中,明显带些慌张。


“算你小子好运,咱们走着瞧!”说完这句话,他赶紧从我身上爬起来,然后消失在重重夜幕中。


很快,那拨人也赶了过来,打头的,正是一袭小白裙的夏雨梦,但此刻的她神色很不好看,先不说左半边脸红肿的厉害,额头也是黑乎乎的,俨然没了之前在学校的那副小仙女形象。


而跟在她身后的,是两名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察,胳膊肘上还挂着红袖章,带有城市巡防大队的标记。


与此同时,我的嘴角也悄然浮现一抹欣慰的微笑,看来夏雨梦这小妮子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关键时刻,她还是会动脑子,去搬救兵的....


这般想着,我只感觉头脑愈发昏沉了起来,整个世界也开始旋转,伴随着眼前的黯淡,最后,我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周遭环境也彻底发生了改变,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床单,还有白色的墙壁,以及白色的天花板,似乎周遭的世界都是白茫茫一片的,曾经某一瞬间,我还有这样一种错觉,只感觉自己到达的地方是天堂......


但很快,推门而入的小护士却打破了我的想象,只见她轻车熟路地帮我换下打针的药水,然后道:“张浩是吧,你的伤情还不算太严重,只是一些软骨组织的损伤,我们昨晚给你简单处理了一下,估计今天输完液就能出院了。”


“昨晚?”看了窗口初升的太阳一眼,我忍不住道,“意思是我昏迷了一个晚上,现在是第二天?”


“不然呢?”小护士道。


“那是谁送我来的?”我追问。


“呵呵,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昨晚没值班。”说完这句话,小护士便拿着换下来的药品推门走了出去。


而我也重新倚靠在床头,脑海中也渐渐泛起了思绪,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夏雨梦一行人将我送来了医院,因为今天要上学的缘故,所以她并不在我身边。


事实上正如我猜想中的那般,中午的时候,夏雨梦姗姗来迟,她手里还提着一个果篮,外加一个盒饭。


“真是抱歉了张浩,让你受这么大的罪。”走过来的时候,夏雨梦脸色微红,明显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的,同学一场,该帮还是得帮。"笑笑,我无所谓道。


“嗯......”点点头,夏雨梦将手中东西放在床头柜上,然后边打开盒饭边说道,“其实我还是要向你说声对不起,说实话,以前在班上的时候,我确实有些看不起你,而且也经常会想,芸儿老师怎么会给我安排一个这样的同桌,但从目前来看,你的本性是不坏的,毕竟,像王猛那种人,还真没有多少人敢招惹他,更何况是那种情况下挺身而出,如果没有你,恐怕我现在就....”


说着,夏雨梦低头,脸更红了。


“没事的雨梦,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不过,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儿吗?”稍微直了直靠在床头的身子,我道。


“当然想了,要不然你给我说说?”


“好。”点点头,我道,“其实事情也没什么复杂,我本来是准备坐公交车回家的,但看到你和王龙站在一个奶茶店前,似乎有纠纷的样子,所以我就跟过来了,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王龙竟然会那样对待你....”


“嗯....我也是在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有些懊恼地摇了摇头,夏雨梦道,“早知道我就不和这家伙打交道了,真的是没有任何底线。”


“呵呵,及时看清了他的为人,现在不也挺好的吗?”笑着,我道,“能不能给我说说,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今天一大早我就去了舅舅办公室,把事情的情况和他说明了一下,让他去处理吧,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的话,王龙很可能会被学校在私底下退学,毕竟,发生这种事情太恶劣了,传出去也不太光彩,能平稳过渡自然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对双方来说也比较省心。"


“如果能这样的话,自然是最好了。"听到夏雨梦的话,我不由松了一口气,毕竟,王龙被退学的话,我以后再校园中的麻烦也会少很多,最起码,能安心地过完这段最后的高中时光。


接下来,我又和夏雨梦稍微闲聊了几句,等到快要一点的时候,她才赶去学校,好不容易熬过这段无聊的时间,等到晚上大概六点的时候,门口突然出现一道熟悉的倩影,同时让我的心跳猛然加快了起来......


是柳芸儿,今天的她,打扮的格外时尚靓丽,一身职业黑色短裙,里头是白色衬衫,胸前两股起伏呼之欲出,配上那黑色小包,倒有种都市精英范儿。


与此同时,我的脑海里也渐渐浮现一些稀奇古怪的画面,那是岛国片中的场景,那种角色扮演,好像教师就是穿着这种衣服....


当然,很快我便主动掐断了自己的腻想,其实对于柳芸儿,我是打心底尊敬的,她就像我内心深处那片孤岛,唯一生长出来的一朵雪莲花,我只想好好将其呵护着,慢慢温养。


“张浩,你怎么样了,感觉还好吧?”就在我胡思乱想的这阵功夫内,柳芸儿已经走了进来,伴随来的,是一阵好闻的奶香味儿,令人如痴如醉。


“还好的芸儿老师,谢谢你来看我。”感激地看了柳芸儿一眼,我道。


“没什么好谢的,我是你的班主任,更是你的老师,这也是应该的。"说到这里,柳芸儿一顿,紧跟着有些尴尬道,”真是抱歉了张浩,我来的急,也没给你买什么吃的。”


“不不不....”听到柳芸儿的话,我赶紧摆手道,“芸儿老师,你就不用跟我客气这么多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也可以先回家,这里我自己能处理的。”


“呵呵,你这说的什么话呢,其实我过来,就是来接你的。”微微一笑,柳芸儿道。


“接我?”我不由愣道。


“嗯对,我老公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是抽什么疯了,一直说要请你吃饭,刚好趁着这个机会,一起过去吧,来之前,我也在护士站问了下,那边说你打完这瓶就可以出院了。”


看到柳芸儿这副期颐的模样,我却不由暗暗苦笑起来,可能,在她的心目中,周鹏的的形象是无比光辉伟岸的,亦或者说,是那种居家型的,但实际呢?


直觉告诉我,周鹏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兴许他现在展露出的东西,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但倘若事情真是往我所想象的那方面发展,柳芸儿又如何去接受这个结果?


想到那个场面,我的内心便是一阵刺痛,只希望事情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复杂,而周鹏和那个妙龄女郎,也仅仅是朋友关系....


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护士过来收了针,我也顺理成章地跟着柳芸儿出了市人民医院。


坐上柳芸儿那辆红色马自达后,我还是有些忐忑,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我看着她那柔美的侧脸忍不住问道:“芸儿老师,你和鹏哥的感情还好吧?”


“为什么会这样问?”转头看了我一眼,柳芸儿道。


“没呢,就是好奇,随便问问。"我故作轻松道。


“还行吧,没闹过什么大矛盾,虽然偶尔有小摩擦,但总是能化解的,夫妻间总是这样,不求什么大富大贵,能无病无灾,平平淡淡过去就行。”柳芸儿显然没有多想,随后她还顿了一下道,“可能我现在和你说这些东西你也不太能明白,总之以后你就会懂的,当然,你现在最主要的精力,还是要放在学习上,马上就要高考了,到时候能考上一个好大学,比什么都重要,不仅是我,你的爸妈,家人,亲戚朋友,都会跟着高兴的,也不枉费你父母大老远把你送到市里来读书的苦心。”


“放心吧,芸儿老师,我一定会努力,也不会让你失望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未免有些伤感,等我去读大学了,势必要离开这座城市,是不是就不能瞧见心爱的芸儿老师了?


但很快,我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只感叹自己的自作多情,毕竟,我和柳芸儿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儿,先不说年龄上的差距,单是她一个已婚的身份,就足以让我望而却步。


但同一时间,我却隐隐有些期待起来,倘若说周鹏背叛了婚姻,依照芸儿老师的性子,势必会与其划开界限,到时候,我是不是又有机会了?


稀里糊涂想着,等到了柳芸儿老师家中的时候,周鹏早早就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还系着一条”家庭主妇“专用的围巾,整个画面融合起来,活脱脱一副居家好男人形象,甚至在某一瞬间我还会有一种错觉,是不是我把他想的太过于邪恶了,毕竟,平时我来补课的时候,他对我也挺好的....


“张浩,你先随便坐坐,我去厨房搭把手。”说着,柳芸儿同样系了一条围巾,进入厨房帮忙择起了菜来,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而我则是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大概等了半小时左右,才坐上饭桌,看着上头丰盛的美味,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浩子,要不要喝点饮料?”这时,周鹏从厨房走了出来,一边系下围巾,一边擦着额角的汗水。


“不用的鹏哥,我吃点饭就好。”


“那行,菜你随便夹,不用客气。”


很快,周鹏也坐了上来,自己斟了一瓶小酒,自顾自喝着,而柳芸儿依旧在厨房忙碌着,收拾着善后的事情。


“对了浩子,你在学校谈女朋友没?”酒过三巡,周鹏突然看向我问道。


“没呢鹏哥,怎么了?”摇了摇头,我如实回答道。


“没什么,就是感觉你模样挺周正的,如果真心想谈的话,应该会很容易的。"笑了笑,周鹏抹了一把微红的面庞。


“老鹏你瞎说什么呢,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可是关键时刻,哪里能分心。"这时,柳芸儿从厨房走了出来,拿着一条毛巾擦了擦手,坐上饭桌的时候拿起碗筷道,“张浩,他现在喝醉了,有些开始说胡话,希望你别介意。”


“不会的,鹏哥也是一份好心。”尴尬一笑,我将目光转向周鹏,但此刻的他身子晃悠几下,竟然直接倒在了桌上......


“哎...你看看,酒量不行还要喝酒。"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柳芸儿道,“来张浩,你帮我搭把手,给老鹏弄床上去。”


“好。”点点头,我直接起身将周鹏给横抱了起来,而柳芸儿只是在旁边稍微护着一下,将其弄到床头躺下后,我擦了擦有些冒汗的额角,但同一时间,我的呼吸却陡然急促了起来......


柳芸儿今天穿着一件职业黑色短裙,弯腰帮周鹏整理衣服的时候,短裙包裹不住,我站在后面,十分清楚地看见了她两片肥美的臀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