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花医


文学

她两只洁白的脚丫子都紧紧扣起来,两手也抓住床单,就像在忍受什么。

我问:“水花婶,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更舒服了?”

她轻轻嗯一声,眼睛紧闭。

这会儿却没用力咬下嘴唇,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喘着粗气。

她这样更迷人,我更心动。

我的手在她小肚子上一边按摩一边朝下滑去,手掌边缘都碰到了她的小裤衩。

时不时还从细柔草丛边上滑过去,每次这么一划,她浑身就会打个激灵。

无意中,我发现她的小裤衩像在水里泡了一样。

我越来越大胆,干脆把手伸进去。

她大吃一惊,赶紧夹住双腿,再次瞪大眼睛看着我。

她的手也按在我巴掌上。

“不……不要!”

我装着没听见,继续在那里用手指轻轻摆弄。

她又受不了了,长长叹了一口气,双腿也不知不觉打开。

我这么瞅着,看来计划就要成功了。

徐桃花完全抵挡不住我的攻势。

她眼睛微微张开,泛出泪花。

忽然,我又觉得她很可怜。

其实在我印象中,水花婶是个很不错的女人。

虽然她老公很凶,有点鱼肉乡里,但她总会帮助村里需要帮助的人。

我现在却要和着杨柳姐来欺负她,是不是有点不是人?

但摸着女人身上最宝贵的地方,又控制不住自己。

她忽然挺直上半身,用力抓住我的手臂。

我惊讶地发现——

她的身体也太敏感了吧?

不过这也让我再也无法控制,一下子就扑到她身上!!

我把她裙子掀到她脖子上边,紫色罩儿和里头裹着的汹涌,深深刺激了我的眼睛。

我抓住它们,就狠狠掐着。

女人呆住了,傻乎乎看着我,似乎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她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似乎并不拒绝我。

我都色心包天了,双手往下一伸,一手拉我裤头,一手扯她那紫色的小布片。

扯下来了!

我气喘如牛……

我以为就能够占有水花婶了,她却忽然醒悟,打了我一巴掌就把我推开。

她气愤地说:“你到底想干嘛?张小贵,你不是来给我治疗的,你是来欺负我的!”

女人完全清醒过来,赶紧抓过毛毯,又再次盖住自己。

她还指着我说:“你赶紧给我滚!”

我尴尬透顶。

我惊慌地说:“水花婶,对不起!我没有忍住……我不是有意的。”

陈水花打断了我:“滚!”

我只能收拾药箱,狼狈地跑出去了,在此之前不忘把摄像头带走。

一口气跑到外边,呼哧呼哧直喘气。

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水花婶不会把这件事跟她老公说吧?

或者干脆宣扬出去?

那样,我就没办法在村里呆下去了。

我都有点恨杨柳姐了,都是她害我做出这件事。

说到曹操曹操就到。

杨柳姐突然出现,二话不说就问我要了摄像头,连接手机观看。

然后她有点不满:“功亏一篑呀,你差点就把她上了。你操之过急,不应该这么快扑上去的……突然就这么一扑,换成我,我也害怕呀!张小贵,你还真是一个急色鬼。”

我很难堪,扭头就走。

她赶紧跟上了我。

“你不要着急,这第一次不行,第二次肯定就行了。”

我恨恨地说:“还有第二次?万一你婆婆跟你公公说了这事,我会被他揍死!”

杨柳姐一阵冷笑。

“你放心,我保证她不会说,她很爱面子。这种事说出去多丢脸?而且是在她房间里,她也说不清楚的。你回去休息吧,我给你安排第二次,这次非得把她给弄上手不可!行了,我先走了。”

她扭身就走。

看着她那裹在牛仔裤里挺翘的屁股一扭一扭,我真恨不得扑过去,立刻把她拖进小树林……

我心乱如麻回到卫生所。

又过了两天,杨柳姐打了个电话给我。

“张小贵,机会来了。陈水花她要跟几个娘们去山上采蘑菇。你跟上她们,找个机会跟他装不期而遇,就说你要去山上采草药什么的,然后看看能不能够跟她制造暧昧。”

我说:“杨柳姐你疯了?又不单单她一个人采蘑菇,还有其她女人呢!我咋整暧昧?”

杨柳姐没好气:“你这猪脑子,就不会好好想想?她们采蘑菇不可能老在一起,肯定会划分区域,一人一块。到时你跟她打招呼,也不定要做啥,就看看她态度,增加感情,懂了吧?”

我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事实上我也很想再去看看水花婶。

这几天,我脑子一直徘徊她那雪白的玉体,还有她双腿张开时我看见的风景,太迷人了。

一想到这,我都血脉贲张。

我进山了,很快我就发现那几个娘们,她们刚到了有比较多蘑菇的地方,在那里划分区域。

她们商量好了,水花婶继续朝深山处走去。

越往里树林就越密,等这几个娘们都各自走远了,我的机会就到了。

还真能跟水花婶亲热就好了。

上次她其实也不是很拒绝我,就像杨柳姐说的那样,是我有点操之过急。

看着她那绷在裤子里那圆滚滚的摇晃不止的臀,我忍不住就大步扑了过去……


跟了一会儿,我感到奇怪。

陈水花不像要采蘑菇,她脚边树底就有很多,但她像没看到,只是在四周瞅来瞅去。

忽然间她惊呼一声。

我还以为遇到蛇什么,正想赶紧扑过去救她,但紧接着——

我就看见从那边树后闪出一个男人,就这么把她抱在怀里。

女人只是吓了一大跳,却没反抗。

她还娇嗔:“大华,你快要吓死我了,你干嘛呢?”

那个男人一边搂着她,一边就上下其手。

三下五除二,就把陈水花给摸得娇喘吁吁。

男人还迫不及待地把女人的裤子给拉下来,一大片雪白就窜进我眼睛。

那两块圆溜溜的嫩豆腐,就在那里颤颤巍巍的。

很快又被一双巴掌抓住,在那里用力捏,都快要捏碎了。

看得我顿时又是嫉妒,又是恼怒。

这会儿我也认出那个男人是谁,有点目瞪口呆。

周大华!

是我们村的治保主任,今年三十岁,宋有财的得力助手。

这会儿怎么跟他老婆搞到一块去了?

大白天的,跑到这茂密的丛林里。

接下来还真是恋奸情热。

陈大华一下子就把陈水花扛了起来,朝着更深处走去。

我跟上,发现他们钻进一个山洞。

两个人非常热烈地拥吻,迫不及待地撕扯对方的衣服。

这可真的是干柴烈火。

没多久,陈水花身上就光溜溜的了。

陈大华一边托着她的屁股蛋,一边把脸埋在她那丰美无比的胸前,不断亲着那两大团白肉。

女人发出一阵阵娇哼,两只手紧紧抱住他脑袋。

这一幕看得我真是光火。

本来还以为陈水花算正经女人,想不到她居然跟老公的手下勾搭得如此火热!

看起来陈水花还比较主动,居然跨在男人身上,迫不及待地就要坐上去。

这时男人却一挺身子,把她稍微推开,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他挺起身子抱着女人,气喘吁吁地问:“那件事,你想得怎么样了?”

陈水花好像有点懵逼:“什么事儿?”

陈大华没好气地说:“给我跟杨柳姐制造机会啊!给你的药,你找个时间给她下了。然后把我叫过来,我跟她发生关系后,嘿嘿,整个宋家还不都是我们两个人的。”

我脑袋嗡一声,想不到杨柳姐想谋算她婆婆,她婆婆又跟别的男人想谋算她。

陈水花好像有点不大愿意,幽幽地说:“大华,你以前不是跟我说,等找到机会就把我带走吗?我们两个人远走高飞,可现在你又要跟杨柳姐在一起,我很伤心。”

陈大华在她脸上捏了一下。

“水花姐,要我带着你就这么远走高飞,能拿到几个钱?泡到杨柳姐就不一样,她是宋有财的儿媳妇,宋家不少存折都在她手上,足有一百来万。你是宋有财的老婆,可毕竟是二妻,人家就没对你放心过!搞到这笔钱,我带你远走高飞!她对我没吸引力,我最喜欢的还是你!!”

我听得差点吐了。

这么假的话也说得出口。

陈水花就好像信了,点点头说:“我找个机会给她下药,然后再告诉你吧。”

她说得非常无力。

陈大华催促:“那你要赶紧啊,打铁要趁热,现在我就让你好好满足一下!”

说着他又仰躺在地上,兴奋地冲着陈水花说:“来,坐到我上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