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哥不要塞樱桃,啊不要太深了鼓起来了|为官

 村主任姓李,叫李留记,是李集村的大姓,打行第三,小名叫孬三。


 李留记在1989年15岁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一去就是六年,回来的时候领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结婚不久两人就办了一个养鸡场,以后在他的带动下村里迅速建起来十数家养鸡场。

 据说他的个人资金已经达到百万以上,因此他的威信在村里还是比较高的,去年当选为村委会主任,这对吴连生的支书位置构成了威协,他本人也确实想干这个村支书。

 新来的包村干部刘磊就在他的关注之中,今天中午刘磊竟然没在吴连生家吃饭让他十分奇怪,也许这个大学生包村干部刘磊有点意思吧。

 吃过饭刘磊并没有回宿舍,而是选择到村里走走,炎热的天气农民很少有人下地干活去的,路边的树荫下不时可以到打牌的人,反正没人认识自己就随便看看,听听他们的闲聊,一圈转过来也了解到不少村里的情况。

 回到宿舍王亚伟也不在,身上油腻腻的,提了桶水洗了个澡这才出来。

 看样子李集村的事还挺麻烦,公粮征收扫尾的事虽说不急但也不能久托,如果其它村都完成了就自己落在后面,单位布置的第一项工作就完不成,这给领导的第一印像也就太不好了。

 可怎么样才能把吴连生扶起来或者把他和李留记的关系搞好呢?

 想着这个问题,刘磊不知不觉的又走进了镇党政办公室。

 “咦!人呢?”见整个办公室里只有张艳敏一人在看电视,不禁问道,可话间刚落就发现张艳敏一对杏目瞪着自己,才忽然意思到刚才的话犯了一个严重错误,急忙更正道:“对不起艳敏,我的意思是说其他人呢?怎么就只有你自己在?”

 “那你想找谁?”张艳敏不客气地问道。

 “我……来看电视。”刘磊没想到她的话这么冲。

 “哼!”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忙问道:“你昨天怎么知道我名字的,谁告诉你的,老实告诉我?”因为她琢磨了大半天也没搞懂自己的情况刘磊是怎么知道的。

 刘磊往墙上的值日表指了指,张艳敏看了看又问:“那我的年龄和工作时间呢,这些墙上可没写啊?”

 刘磊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直没说话。

 “怎么,你头上写着吗?”张艳敏很夸张的看了看墙又看了看他的脑袋,可内心里还是对刘磊的小聪明有点小佩服。

 “笨,我是猜到的,要是我脑袋上写着你事情,人家会怎么看我?”

 “切!还说我笨,你那么聪明怎么把你发配到李集村了?”

 “是发配吗?可书记大人在会上说李集村是全镇的重点村。”

 “呵,过不几天我找不到你,说不定就是被谁卖到哪了。”

 “我这身皮肉又值不了几个钱,他俩谁能卖我?哎,现在支书斗不过主任,你说怎么才能让他俩和好呢?”刘磊随口说出自己的疑问,李集村支书主任不和,而且出现主任强支书弱的现象又不是什么秘密,说话也没必要隐瞒。

 “很难哦,听说他们结的恩怨很深,如果他俩的位置换一下也许你就不会太难了。”张艳敏很随便地说了一句,她对刘磊的办事效果还是挺佩服的,算是才上班一天就把李集村的关系摸个差不多了。

 刘磊心中一喜,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办成,表面上却仍不露声色的和张艳敏闲聊着。

 刘磊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六点半了,又到了吃饭的时间。“到点了,怎么吃饭?”刘磊站了起来很随便的问。

 “怎么,刘大学士要请我吃饭?”张艳敏故意说。

 有美女陪自己共进晚餐当然是很令人愉快的事,但自己刚上班就请办公室的女孩吃饭不知道单位领导和同事会怎么看自己。“非常荣幸,走,大伙,我请客。”刘磊嘻皮笑脸的说。

 “小气鬼,谁稀罕。”张艳敏嘟囔着,模样儿十分可爱。

就坐后刘磊问道:“吴书记,是不是把村委会的其他人请来,咱们一块商量商量扫尾的事?”

 “咳!”吴连生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刘磊老弟,你不知道李集村麻烦啊。”

 吴连生五十来岁,是全镇二十八个村支书里面唯一个身材偏瘦的,三年前,老支书因为有村民一直上访举报他的问题,被撤了下来。

 其实吴家在李集村并不是大户,当时他弟弟在县公安局当副局长,很有势力,村里托他关系办事的也多,镇领导就把他推上了村支书岗位。可好久不长,市局查办一涉黑案件时候牵扯到了吴连生的弟弟,于半年前被开除了公职。

 这样一来吴连生这个村支书就当的不上不下的,可任职以来又没犯什么错误,村主任有心把他弄下去,却一直找不着把柄,就在工作上给他使拌子。他也有心想辞了这个支书,可就这样干巴巴的下去,面子上实在是过不去啊。

 刘磊当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心里也隐约猜测点什么了,不过在这件事上也不便多问,于是话题一转,说道:“那咱们村公粮交的怎么样了?还差多少任务没完成?这些没交公粮的大概都是什么人?”

 “大部分人都交了,那些没交公粮的大都是村主任、会计他们李家那些人的亲威朋友。”吴连生老实的回答。

 “哦!”刘磊听到这个答案并没感觉到多么奇怪,又接着问道:“那他们本人交吗?这件事你向镇领导反映没有?”

 “他们几个倒是交了,不过这件事肯定是他们搞的鬼,不然的话哪能会这样,我告诉了李主席他说让我自己解决,你说这么大的事我自己能解决得了吗?还好你来了。”吴连生满面气愤的样子,其实他是想把刘磊推到刀口上去,上一任的包村干部就是因为吴连生的暗中挑拨导致包村干部与村主任家的一个亲戚发生矛盾,才不能在村里继续呆下去的。

 “那你先想想办法吧,想好了再通知我,反正公粮扫尾的事也不急,镇里又没规定日期。”刘磊慢吞吞地说着,就准备起身离开了,这事他可不急,因为还没彻底了解到村里的情况,自己确实也没好的办法。

 吴连生再三挽留他吃个“便饭”但让刘磊坚决拒绝了,等他走回镇政府的时候已经快一点,食堂里早没了饭,便到街上要了碗面条,然而这一切都落到了村主任的眼里。

 村主任姓李,叫李留记,是李集村的大姓,打行第三,小名叫孬三。

 李留记在1989年15岁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一去就是六年,回来的时候领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结婚不久两人就办了一个养鸡场,以后在他的带动下村里迅速建起来十数家养鸡场。

 据说他的个人资金已经达到百万以上,因此他的威信在村里还是比较高的,去年当选为村委会主任,这对吴连生的支书位置构成了威协,他本人也确实想干这个村支书。

 新来的包村干部刘磊就在他的关注之中,今天中午刘磊竟然没在吴连生家吃饭让他十分奇怪,也许这个大学生包村干部刘磊有点意思吧。

 吃过饭刘磊并没有回宿舍,而是选择到村里走走,炎热的天气农民很少有人下地干活去的,路边的树荫下不时可以到打牌的人,反正没人认识自己就随便看看,听听他们的闲聊,一圈转过来也了解到不少村里的情况。

 回到宿舍王亚伟也不在,身上油腻腻的,提了桶水洗了个澡这才出来。

 看样子李集村的事还挺麻烦,公粮征收扫尾的事虽说不急但也不能久托,如果其它村都完成了就自己落在后面,单位布置的第一项工作就完不成,这给领导的第一印像也就太不好了。

 可怎么样才能把吴连生扶起来或者把他和李留记的关系搞好呢?

 想着这个问题,刘磊不知不觉的又走进了镇党政办公室。

 “咦!人呢?”见整个办公室里只有张艳敏一人在看电视,不禁问道,可话间刚落就发现张艳敏一对杏目瞪着自己,才忽然意思到刚才的话犯了一个严重错误,急忙更正道:“对不起艳敏,我的意思是说其他人呢?怎么就只有你自己在?”

 “那你想找谁?”张艳敏不客气地问道。

 “我……来看电视。”刘磊没想到她的话这么冲。

 “哼!”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忙问道:“你昨天怎么知道我名字的,谁告诉你的,老实告诉我?”因为她琢磨了大半天也没搞懂自己的情况刘磊是怎么知道的。

 刘磊往墙上的值日表指了指,张艳敏看了看又问:“那我的年龄和工作时间呢,这些墙上可没写啊?”

 刘磊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直没说话。

 “怎么,你头上写着吗?”张艳敏很夸张的看了看墙又看了看他的脑袋,可内心里还是对刘磊的小聪明有点小佩服。

 “笨,我是猜到的,要是我脑袋上写着你事情,人家会怎么看我?”

 “切!还说我笨,你那么聪明怎么把你发配到李集村了?”

 “是发配吗?可书记大人在会上说李集村是全镇的重点村。”

 “呵,过不几天我找不到你,说不定就是被谁卖到哪了。”

 “我这身皮肉又值不了几个钱,他俩谁能卖我?哎,现在支书斗不过主任,你说怎么才能让他俩和好呢?”刘磊随口说出自己的疑问,李集村支书主任不和,而且出现主任强支书弱的现象又不是什么秘密,说话也没必要隐瞒。

 “很难哦,听说他们结的恩怨很深,如果他俩的位置换一下也许你就不会太难了。”张艳敏很随便地说了一句,她对刘磊的办事效果还是挺佩服的,算是才上班一天就把李集村的关系摸个差不多了。

 刘磊心中一喜,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办成,表面上却仍不露声色的和张艳敏闲聊着。

 刘磊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六点半了,又到了吃饭的时间。“到点了,怎么吃饭?”刘磊站了起来很随便的问。

 “怎么,刘大学士要请我吃饭?”张艳敏故意说。

 有美女陪自己共进晚餐当然是很令人愉快的事,但自己刚上班就请办公室的女孩吃饭不知道单位领导和同事会怎么看自己。“非常荣幸,走,大伙,我请客。”刘磊嘻皮笑脸的说。

 “小气鬼,谁稀罕。”张艳敏嘟囔着,模样儿十分可爱。

刘磊从吴连生家回镇政府的时候已经夜里10点多,农村的夜晚静悄悄地,微风吹过,为闷热的夏夜带来一丝凉爽。

 村里的事情谈的很顺利,老吴和李留记剖心置腹地长谈,两人基本上消除了隔阂。

 刘磊面前的困难基本消除,想想自己在单位里做好的这第一件事心里挺兴奋的,不由得产生一股成就感,也希望自己以后的工作都能平坦顺利一些吧。

 回到宿舍这才发手机落在床上了,李婷和张蕊的未接电话好几个,看时间都夜里11点了,也就没再回电话,分别发了个信息,说明天上午八点半在李集村室开会。

 李集镇政府就在李集村境内,李集村村室在政府东三四百米。也不远,一大早李婷、张蕊、刘磊三人就步行往李集村室走去。

 路上李婷说:“现在乡镇计划生育工作越来越难搞了,群众也一般只要一两个孩子,不像以前,谁比谁家生得多,结扎引产对象一抓一大把,现在都流行在外打工,我们就跟本找不着人影,至多在他们给孩子上户口的时候罚点超生款。”

 “李婷姐,那我们能找够12个任务吗?村里如果没人政策外怀孕咱也不能拉着她们流产去啊,要是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咱也不能拉过去给他,那个,那个腌了吧?”刘磊问。

 张蕊本想回答一下,可又是流产又是那个的,一个小姑娘,还真是没好意思开口。

 “现在的家庭一般都是两个小孩,生过二孩以后就能按政策结扎或上环了,所以这两样只要下功夫是不用担心没对象户的,就引流产难点,这一行也有潜规则的,就是花钱在县指导站买指标,平时一个二百,现在全县都在搞四项手术,行情涨点,估计得三百。”

 李婷知道刘磊不懂这些,就把里面的道道仔细介绍了下。

 其实这都是乡、村干部暗自操作,领导默许的,任务一级一级的压下来,不去完成就交不了差,这个钱自然是从村经费里出,当然村里也不会白白的拿出这些钱来。

 这事上给村民放了水,该生的孩子必定会生下来,生下了就要交社会抚养费,每年上级下达的社会抚养费也是有标准的,收多了的就是村里的活动经费了,所以能力强的支书仅这一项收入就能吃的钵瓢满盆。

 但李集村这几年来一直收不抵出。

 一会,李婷又说:“现在我们提倡文明执法,工作尽量不要和村民发生冲突,不然纪检会一举报,吃亏的还是我们上班的。”

 “我刚参加工作那一年,抓计划生育的副镇长带着我们十来个人下乡,那时村里有一个钉子户,生了四胎没交过一分钱,也不参加检查,那次怀孕正好让我们的人发现了,我们让这个妇女去流产,结果她又吵又闹,两个女干部拖她上车,谁知她力大一下挣脱了,跑到屋里拿一瓶农药,对我们说你们谁敢来我就喝药死给你们看。”

 “呵,那把你们震住了吧,碰到这样不要命的户你们怎么办的?”刘磊问

 “处理这事还是那个领导有个性,有经验,临危不惧。”李霞像说评书似的讲起来。

 “只见他上前几步,走到那个泼妇面前,啪啪就是两耳光,然后抢过药瓶,打开盖子,就要往她嘴里倒,还说着:‘妈的,想死是不,老子就成全你,你就是死喽也得给我上县流产去,大不了老子的副镇长不干了,花个万儿八千的买你一条命。’当时那妇女就吓傻了,尿了一裤子,乖乖地跟着我们去县指导站了。不过现在农民群众法制意识强了,谁也不敢这样做,反倒镇干部成冤大头了。”

 当刘磊三人走到村委会的时候,支书老吴和主任李留记带着村班子七个人已经在那等着了,刚进门,吴连生就先站了起来,其他人也纷纷站了起来。“这是咱们新来的包村干部刘磊,大学生,工作有能力,咱们以后要多配合。”其他人附和着,刘磊三人一一打了招呼。

 刘磊记得进门的时候,门牌上挂着“人口学校”的牌子,看这房子里面的摆设倒真像个教室,前面是一张讲桌,下面应该是村小学里淘汰的课桌,有点破,上面还有许多尘土,地上满是灰尘和散落的烟头,

 九个村干部很随意地坐着抽烟聊天,为了防止尘土沾到身上,他们面前桌子上都铺着报纸。

 刘磊发现面前的讲桌还有抽屉,随便一拉,里面竟然有几个封着塑料膜的盒子,他也不知道是啥玩意思,拿在手里翻看几下,小声地读上面的字:“计生免费发生,天然乳胶安全――”

 才知道这是计生办免费发放的避孕套,老脸脸一红,赶紧放在抽屉里。

 李婷和张蕊二人在旁边看他把玩避孕套时的?样,捂嘴红着脸吃吃地笑。

 桌椅都很脏,村室里应该好久没人来过了,两个美女同志都不知道坐哪,刘磊也是个爱干净的人。

 他向支书和主任说:“吴叔、留记哥,要不咱们――先打扫卫生吧。”

 “行――行。”两人没料到刘磊第一句话会是这,很意外,李留记大声地说:“都起来,都起来,扫地,擦桌子,老李把桌子上的报纸都收起来。”

 门后就有笤帚拖把,院子里有个自来水管,十来个人忙活了一阵子,把小小的会议室收拾干净,才正式开始开会。

 支书吴连生先说道:“昨天上午乡里开了计划生育工作会议,给每个村布置了四面手术任务,咱们是12个,下周三之前要全部完成,还有公粮扫尾工作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下面让留记布置一下吧。”

 李留记清清嗓子,对会计老李说:“老李,你先说说你那个村民组里的情况,生过二胎没结扎上环的,现在计划外怀孕的,该交计划生育罚款的都有多少?”

 总的算下来,全村符合四项手术条件的有二十人之多,需要征收社会抚养费的也有十七八人,四项手术的户在家能联系上的只有十人左右,而且像结扎、引流产也不是平均分配的。

 比如说像上环有三个指标,村里完成五个,多一个可以积到下一季度挡任务的,但引流产三个指标也许只能完成一二个,毕竟人家怀孕了大都是想生下来的,就是不生的也偷偷地到医院去流掉,没谁愿意跟着往县计生委跑。

 一算帐,村里需要花钱操作的也得四五个左右。

 刘磊说:“吴支书、李主任,咱们这几个对象户分一下,看让谁通知哪一户,散了会大家都马上通知一下,统一让这些人明天早上就去县。”分到最后,会计老李说:“程建设这个怎么办?”

 老吴和李留记楞了楞,都没吱声,其他人也静静的。

 “啥情况?”刘磊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