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按着按着进入了我_用力舔,别停,老公将葡萄

她捏捏我的鼻子,手指是那样纤细。我继续偷看着姐的胸部,而她好像注意到,但她没说什麽,只是又一次180度的翻身,依然是侧睡,但她已经背对我 了。我看不见她的胸部,只管着努力吸闻她的发香,但此刻我却深怕我会着了魔,变成一只勐兽,对姐姐侵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看了夜灯旁的时钟,已经超 过淩晨一点半了。

按摩按着按着进入了我_用力舔,别停,老公将葡萄推入了我的最深处——除夕夜姐姐是我的(繁体)

外头的鞭炮声早已息静,房间安静到让人睡不着,眼前又是我只可远观的姐姐,我开始心烦意乱,脑袋里早已不知道在想些什麽,好像抱着姐的画面一直浮现出来,我真的好想也侧过身去,就这样侧抱着姐睡觉,但我根本不敢。

我侧过身去,面对着姐的背影,因为床也不是很大张,所以我们之间离得很近。在我犹豫的时候,却突然该死的勃起了,我不安分的小屌渐渐变成一根大肉棒,位置就该死的在姐姐的臀部下方一点点,翘起来的角度正好可以顶入姐的小穴。

「天阿,我在想什麽!眼前的可是我姐姐阿!」

我心里挣扎了起来,不知不觉肉棒突然好像顶到什麽。

「该死的!」

我心里惊唿了一声,我居然不小心用我的龟头顶到姐姐的翘臀。我赶紧转过身,跟姐背对背,盖着同一条棉被,翻身真不容易,差点把姐身上的棉被都给卷了过来。我手紧抓的棉被,闭上眼都是姐姐那迷人的俏皮身影。

过了大约一分钟,我发现姐姐都没有动静,於是我又翻了一次身,再一次面对姐姐的背影。我已经快要失去理智,双手竟然开始不听使唤,慢慢的挪到姐姐的 腰上,然後伸体往前靠,想贴齐姐姐的背部。我小心翼翼的动作,深怕惊扰姐姐的睡眠,时间已经是淩晨1:58,我的精神却愈来愈好,完全没有睡意。

按摩按着按着进入了我_用力舔,别停,老公将葡萄推入了我的最深处——除夕夜姐姐是我的(繁体)

没想到在我一步一步的移动後,我真的贴在姐的背上了;棉被里的情形也相同,我的屌直挺挺的夹在我的腹肌和姐的臀部之间。

「你知道…如果爸知道你现在做的这件事,他可能会杀了你吗」

我吓出一身冷汗,赶紧在我跟姐之间分出一道空隙。

「姐…姐你..你还没睡呀」

「废话…!你这样弄我,我哪睡得着呀!」

姐姐翻过身来,面对着我,看着我的眼睛,我开始尴尬的飘移着我的视线,可是姐姐还是盯着我看。

「好…好啦!姐,对不起啦!我刚那样是错的!」

姐没说什麽,又把眼睛阖上,一手撑着脸颊,另一手就叠在那撑着脸颊的手上面。我内心又尴尬又感到抱歉,同时也担心因为我一时的冲动影响了我跟姐之间的感情。

「你…是不是还没做过呀」

按摩按着按着进入了我_用力舔,别停,老公将葡萄推入了我的最深处——除夕夜姐姐是我的(繁体)

姐闭着眼睛问我这句话。

「痾…因为交往都还不到那个地步就断了,我也没办法呀…」

「齁..弟~你很弱耶!这样不行啦,都22岁了,不怕被朋友笑吗」

姐张开眼睛,用一副身经百战的口气跟我讲话。

「就甘愿一点阿,唉~被笑…。」

「唉~」

姐看我落寞的样子,也跟着我吐了一口长气,然後又把眼睛闭上。我也跟着闭上眼睛,刚刚的火热完全被这声长叹浇熄。突然,我感觉到我的脸颊被温热的东西贴着,我张开眼,是姐的手。她一手依然撑着自己的脸颊,一手却贴在我的脸颊上。

「我说弟弟呀~你真的是长大了,我好久没有这麽仔细看你了。我可爱的帅弟弟怎麽会没人要呢真的是好可~怜~哟!」

姐又俏皮的摸了我的头,左右的磨蹭着我的头顶,在我眼前的是姐坏笑的脸庞和…波动着的36F胸部。

「我也很想知道阿!」

我哭诉着,突然姐姐手摸到我的腹肌上,一块一块的轻捏着。

「弟弟,你很强壮…。」

「阿」

「如果姐姐只是让你体验一下而已呢…。」

姐姐呢喃着,我并不是听得很清楚,但姐姐的口气…好诱人。

「如果只是让你体验一下,也算是疼我的弟弟吧…。」

「什麽姐你刚说什麽我没听清楚。」

姐的手还在我的腹肌上游移。

「弟~姐…姐姐我,只是不舍看弟弟这样…。」